俄罗斯频道

俄罗斯,对“经济春天”有信心(记者观察)

2015年02月03日10:34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手机看新闻
打印网摘纠错分享推荐           字号

2014年12月中旬卢布跌幅最大时期汇率显示牌显示,美元买入价和卖出价分别为60和70卢布。
  本报记者 陈效卫摄

2014年末,莫斯科红场一年一度的圣诞集市上,一名摊主站在传统俄式大茶壶旁。
  新华社发

尽管卢布贬值,由于价格相对平稳,俄罗斯各大商场并未出现囤积哄抢现象。
  本报记者 曲 颂摄

作为反制裁措施,俄罗斯在停止进口部分西方国家食品的同时,不断开发国内渔业资源。图为超市里出售的俄罗斯国产鱼类。
  本报记者 陈效卫摄

 

扫描二维码
  看更多内容

2015年伊始,俄罗斯在寒风中迎来了一年中最冷的日子,俄罗斯经济也如气温一样遭遇“冰点”。俄政府日前推出应急计划,以维持宏观经济稳定。俄民众也未感到恐慌,他们对漫漫寒冬后的“经济春天”充满信心

屋漏偏逢雨 经济陷困境

俄政府1月27日通过了旨在应对危机的“2015年社会稳定、经济持续发展保障计划”。去年3月乌克兰危机升级以来,西方对俄罗斯发起多轮经济制裁,俄经济深陷危机,大量资本外流。俄经济发展部预计,2015年全年俄罗斯通胀率将高于10%。由于融资困难,俄罗斯很多银行会面临破产危机。据世界银行、欧洲复兴和发展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近期分别作出的预测,2015年俄罗斯经济会萎缩2.9%到5%。

俄罗斯经济陷入今天这般困境,既与依赖能源出口的经济结构有关,更有欧美制裁的人为恶化。俄罗斯专家普遍认为,欧美制裁使俄经济结构的弊端凸显,甚至直击“阿喀琉斯之踵”。

俄罗斯科学院经济战略研究所所长亚历山大·阿格耶夫认为,俄罗斯继承了苏联国民经济军事化、重工业化的落后产业结构模式,为摆脱独立之初的颓势经济,走捷径、挖资源,导致财政收入近50%来自能源出口。对能源产业的大量投入导致俄其他工业部门萎缩,本应得到改善的经济结构反而更加畸形。1998年和2008年两次危机都暴露出经济增长点过于单一、工农业产能不足和金融体系脆弱等弱点。

俄罗斯副总理舒瓦洛夫近日在达沃斯论坛上也坦言,俄罗斯之前一味坐享高油价,未能及时推动经济现代化进程。早在乌克兰危机爆发前,俄经济就已陷入结构性危机。俄独联体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弗拉基米尔·叶夫谢耶夫认为,此次惨痛教训也令俄痛定思痛,不断加速经济结构调整。

就外部因素而言,俄经济危机是油价暴跌和西方制裁的直接结果。根据俄经济发展部的最新预测,如果油价在每桶40美元至60美元之间,2015年俄国内生产总值将萎缩3%至5%。叶夫谢耶夫强调,油价涨跌在两三年内对俄经济仍将产生重要影响,西方不会放弃通过操控油价对俄施压。此外,美国和欧盟在7月和9月先后推出两轮制裁措施,负有外债的俄企业在西方市场融资几乎被完全限制,现金流量短缺,运转困难,给俄罗斯财政造成更大压力。

长期以来,外资对弥补俄罗斯国内建设资金不足和促进投资增长起到了重要作用。今年,很多西方投资者因担心俄经济前景不妙和西方制裁影响而大量撤资,严重影响了俄经济运行。俄罗斯经济原本就面临离岸化程度高的问题,地缘政治危机使资本外流愈演愈烈。根据俄央行之前发布的数据,2014年俄罗斯资本流出额为1515亿美元,创1994年有可比数据以来的最高。投资者看不到卢布升值希望,加剧做空市场。为避免卢布购买力下降影响民众生活,俄央行不得不入市干预,提高基准利率,但此举增加了贷款成本,反过来打击了投资者信心,抑制了经济增长。

由于认为俄财政系统的稳定性正在降低,限制俄货币信贷政策正常发挥作用,也不能保证俄经济能够稳定增长。同时,西方对俄制裁和卢布大幅贬值导致俄通货膨胀严重,俄经济下行压力不断凸显,本月以来,国际三大信用评级机构惠誉、穆迪、标准普尔均相继下调俄主权信用评级,此举无疑会使俄经济承受更大下行压力。

制裁双刃剑 不可能久矣

尽管如此,俄罗斯对克服此次危机似乎底气十足。俄专家普遍认为,俄不会重蹈1998年和2008年覆辙,走上债务违约、经济崩溃的老路。

根据俄央行的数据,截至本月16日,俄国际储备共计3794亿美元,包括外汇储备、黄金储备、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储备头寸和特别提款权等,约是1998年的30倍。就通胀而言,1998年卢布贬值超过300%,目前仅为50%,生活食品、蔬果一年来涨幅约为10%。换言之,原本卖100卢布的香肠目前价格为110卢布,因而居民并未感到恐慌,也未出现抢购或囤货现象。

美欧对俄制裁出现分歧,客观上也为俄罗斯“减压”。美俄贸易往来少,对此次制裁幸灾乐祸。但对与俄贸易密切的欧盟而言,制裁则是柄双刃剑。欧盟委员会估计,欧盟今明两年因对俄制裁将分别减少400亿欧元和500亿欧元收入。其中,德法两国“最受伤”。与俄有业务往来的德企中,33%因业务量减少而被迫裁员,36%的企业被迫放弃部分商业项目。

对此,德国副总理加布里尔称,“那些想削弱俄罗斯、挑衅当前局势的人对整个欧洲更加危险”。1月初,法国总统奥朗德也公开表示,俄出现危机对欧洲未必是好事,“对俄制裁应该停止”。捷克、芬兰官员近来也发表了类似观点。希腊、保加利亚等国则从未中断与俄罗斯的经济往来。美国加强对俄制裁计划显然难以得到欧洲的长期支持,“反俄同盟”阵线将随着时间的推移出现更大分裂。

在俄科学院远东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弗拉基米尔·彼得罗夫斯基看来,历史常有惊人的相似。2008年俄格战争爆发后,北约“叫停”了与俄的合作,但3个月后即主动恢复了与俄的正常交往。此次制裁不可能持久,也是经济全球化使然。

受到欧美制裁的俄罗斯2014年主动加强了与其他国家的关系:放弃了与欧洲僵持数年的“南溪”输气管道项目,改与土耳其合作;加大了从拉美和伊朗进口农产品的力度;不断强化与委内瑞拉和伊朗的关系。目前,委已允许俄企参与委石油带开发,俄伊两国也已签署了包括能源合作在内的经贸合作备忘录和恢复军事合作协议。

面对制裁,俄民众的爱国之心被空前激发,血液中的“英雄情结”再起,从而大大增强了俄罗斯战胜困难的底气和信心。俄总统普京以“制裁不会阻止俄成为经济强国”的强势表态而备受拥戴。2015年1月普京的支持率为71%;而在最困难的去年9月,这一数字更是高达86%。民众支持的逻辑是:“我们是被西方围困的孤岛,普京是我们的保护者。”

制裁将俄罗斯人的心拉得更近,许多行业加入了反制裁大军。如房地产公司打出了“住房抵押贷款利率降至9.5%”的招牌,零售商主动提供“反制裁折扣价”。俄罗斯首富乌斯马诺夫在年初也将所持电信和铁矿石产业股份从境外转回俄罗斯。

推应急计划 寻找增长点

俄财长西卢安诺夫说,俄政府日前推出的应对危机计划以2015年一年为期,通过进行结构性改革、提高公共管理质量和优化财政预算,确保俄罗斯国家财政储备资金不会在一至两年内耗尽。俄政府财政预算将为应对危机计划提供资金,2015年该项资金规模为1930亿卢布(约合28.46亿美元)。此外,应对危机计划还将以资金再分配的形式,从现有国家项目中寻找资金。普京此前表示,该计划旨在维护社会稳定,使预算、通货膨胀、外债、国际储备等经济指标保持在“可接受水平”,维持宏观经济稳定。

俄国家能源安全基金首席分析师伊戈尔·尤什科夫告诉记者,不论未来外部环境能否改善,最重要的还是从自身做起。从长远来看,寻找新的经济增长点是必经之路。新年伊始,俄已在多个领域迈出实质性步伐。

调整结构,优先推进工业、农业、旅游业。针对工业,俄政府制定了“进口替代”计划,扩大优势商品生产。俄政府将对有竞争力的项目进行重点投资,更加合理地利用工业发展基金,更好地发挥国家采购机制的作用,增加俄罗斯国内生产和出口。在农业方面,鼓励生产、改善设备。在制裁背景下,2014年俄粮食产量达1.1亿吨,同比增长近2000万吨。在旅游服务方面,俄力推境内游,提升主打旅游城市接待能力。政府还拨款扶持战略性企业,并颁布新《反离岸法》,有望为国家预算带来200亿卢布收入。

弃用“美式评级”,消除呆账坏账。俄央行日前宣布,不再使用标普、惠誉、穆迪2014年3月1日之后做出的信用评级,并着手消除不良贷款,加大资金流动性。为确保金融体系稳定,俄目前已就油价在40美元每桶的情况做出应急预案。

控制收入差距,提高民众福利。俄政府规定,国企负责人平均薪酬不得超过其他职工的8倍,并强化了反腐措施,扩大监管范围。从今年起,俄最低工资标准每月增加411卢布,惠及100多万人。退休金提高了约10%,为鼓励生育建立的“母亲基金”预算也升至每人4.53万卢布。政府还研究为远东居民免费分土地的政策,以促进远东6.14亿公顷国有土地的开发。

调整战略,借力发展。今年1月1日,欧亚经济联盟正式投入运营。联盟共同市场的GDP超过4.5万亿美元,为俄开辟了新的统一市场。

俄罗斯科学院欧洲所研究员亚历山大·古谢夫指出,积极寻找新的合作伙伴是俄摆脱经济困境和外交孤立双重压力的重要途径。目前俄正加强对亚太地区的重视,拓展与南美、非洲、中东等其他非西方阵营的合作,以争取资金支持,最终走出困境。

版式设计:蔡华伟 

《 人民日报 》( 2015年02月03日 23 版)

(责编:张茜、燕勐)

每日头条更多>>

图片推荐更多>>

视频更多>>

热点调查

乌克兰局势将会怎样?
政治经济危机持续几年
很快平静
东西方对峙使得乌克兰分裂